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
聯系我們  了解金屬所
亚洲小说图片综合网_亚洲小说图片在线专区_亚洲小说图片区综合在线_亚洲小说区图片区另类春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當前欄目:文章 返回專題首頁
來自80后鋼鐵科研人的堅守
2019-07-22 | 文章來源: 曹艷飛          【 】【打印】【關閉

  值此建院建國70周年之際,作為一個平凡的80后科研人,向祖國母親和中科院大家庭致以最由衷的節日祝福!

  2019年,是偉大母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也是中國科學院國立大家庭組建70周年。自始至終,科技強國被列為國家戰略,這充分保障了科研工作者最大的發揮空間;而作為科技工作者后輩,我以身為科技強國的一份子為榮,以作為鋼鐵材料人為傲!

  前天,一老鐵發來一組數據:目前,我們高中同學有一半從事計算機軟件、金融、房地產等當下熱門領域,大學同學32人現在也只有不到一半的繼續混跡在材料行業,而我倆卻成為了相對“奇葩”的材料加工博士,而他做“熱門”儲能材料,我做冷門“鋼鐵”材料。于是,我調侃說,這倒成全了咱小時候當科學家的神圣夢想,即便承受了朋友眼中的“另類”色彩——吾有齊天志,庸人豈能知。但其實我真心想說的是:獻身科研事業,特別是鋼鐵研究,我從未后悔,至今如此。

  面對物欲橫流,輕浮急躁和追逐名利的客觀環境,我愿意始終堅持自我,為中國鋼鐵科研與技術貢獻力量!雖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我從事特殊鋼制備與缺陷控制研究主要有兩把兵器——計算機模擬與實驗表征——憑借著這兩把“刷子”馳騁在特殊鋼研究的茫茫大海中。中國是鋼鐵大國,但這主要是靠普鋼和中低端特鋼支撐的,我們的任務就是提高鋼鐵品級,實現高端特鋼坯料和關鍵部件國產化、穩定化,解決國家重大裝備制造需求。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真的很難,否則我們早已步入鋼鐵強國。高端鋼制備既要成分均質化,也要組織致密化,還要雜質純凈化——這需要對整個熱加工流程的整體把握和協同控制。比如,高端冷作模具鋼要求碳成分5個之內,硬度值3個之內——這么高的性能和質量要求,必須嚴格把關煉鋼水平、成型工藝和熱處理制度;而軸承鋼因其極低的雜質元素含量、極高的碳化物-組織均勻性更是被稱作“鋼王”,各個環節和細節需要做到極致才能實現。但是,這樣的高端鋼又有著它存在的必然性,自己不能制造就會被“卡脖子”,這種滋味當然不好受——別人把刀都架在你脖子上了,能不感到如履薄冰、如鯁在喉嗎?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在被架脖子之前,埋頭鉆研,敢于創新,而這正是我們的職責和義務。

  上述場景對其他非科研人員而言無法切身體會,甚至感覺乏然無味、索然無趣,更不用說親自去實踐,哦不,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實踐了。

  但對于我們,這卻早已成為了習慣和日常,成為了為之不懈奮斗的目標!

  某鋼廠母材成分超標,我們通過計算機仿真去進行大量的模擬計算,重現成分超標行為,并獲取影響成分超標的關鍵因素,還要用最通俗的語言傳遞給現場人員,讓他們認識到為什么產生、怎么避免、如何固化工藝等等;某機械廠鍛件探傷不合,我們通過各種先進材料表征手段,動用各種光鏡、電鏡設備,像大夫一樣,逐一排查,精確定位,確定了缺陷來源,然后調整工藝,通過探傷……上述利用計算和實驗去發現問題,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過程我們重復了無數次,以前是60后在做,然后70后,現在輪到了我們80后——這是傳承的力量,是科學的春天!

  但作為一個本該體會霓虹閃爍、潮流追星的“現代”80后,你真的愿意“在1500度鋼水面前”去發現問題嗎?你真的能做到“和往往只有初中水平的爐前工反復、耐心交流”去分析問題嗎?你真的能承受“展示了一堆數據并苦口婆心講述每一個細節的重要性卻換來操作工的粗心大意”的不理解嗎?你真的愿意“每次凌晨1點起床并在高分貝、高灰塵環境下一直跟蹤5個小時甚至10個小時”只是為了煉鋼工藝細節落地嗎?

  ——我愿意,我能夠!——因為我們相信這本就該是我們的真實工作環境和歸宿,因為我們相信我們的揮汗如雨終能提高中國鋼鐵工人的整體認知水平,因為我們相信我們的付出終能換回中國高端特鋼的明天,因為我們相信“中國制造”從口號到現實需要年輕科研人員的不斷奮斗和堅持!當然,我們更加相信,潮氣蓬勃的80后們終將成為中國改變鋼鐵領域“卡脖子”被動局面的生力軍!

  中國科技走過了70年,這70年當然有過荊棘和磕絆,但它終究成為了光明正道——中國天眼,量子傳輸和火箭海上發射等成果讓世界矚目、國人沸騰!——所以,眼下中國鋼鐵乃至整個制造業雖仍然多處受制于人,但有國家對科技力量和科技工作者的這般重視,必將激勵、指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踏上科研征途、科技方舟!——這一點,我毫不懷疑,無比堅信!

  為中國制造不再受制于人而奮斗,為引領世界科技而探索,為一圓中國大夢而堅持,這就是一個80后鋼鐵科研人的不悔心聲!

  作者:曹艷飛(1等獎)

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中國科學院建院70周年專題

版權所有 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 遼ICP備05005387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